临鏡

是个辣鸡

阿嵌_与拖延症殊死搏斗:

第一张是朋友赠我的伸文线稿,随手加了个自动上色嘿嘿,她的微博@-Campanella_ 打算有空理理她的黑历史一起投上来(

后面都是自己的杂图什么的,时间跨度挺大的……就当留个念吧

悄咪咪占一占tag了 反转Mab的大头和一个莫名奇妙的爆炸头设定Mab

Tragedy

*ooc有,be,请谨慎食用qwq
*一个偶然的脑洞于是试着写一写,如有错误请多包涵,我会虚心接受的!
*无cp向,双子亲情向
*语死早,总之感谢阅览…

-
“哦…嗨Mabel,嗨。我今天回来看你了。我给你买了件新毛衣。紫色的。你喜欢吗?上面印了一个安琪拉…我希望你喜欢。它很好看不是吗?至少我这么觉得。”
“谢谢你,弟弟。”Mabel问,“你给我带了食物吗?”
“不,没有,对不起。我没有带。”Dipper回答道,“但我想给你讲讲今天我在手术楼窗外看到的那只鸟儿。我猜它是蜂鸟。你一定想不到它有多好看。”
“我很感兴趣,”Mabel笑着回答,“可是我很饿,Dipper。”她低头按了按自己的肚子,咕噜声从里面传了出来,棕色的卷发顺着她的动作垂了下来。
“哦,是的。我知道你很饿…”Dipper看了看四周,房间里的摆设依旧没有动过,仿佛他从未离开过重力泉。“你把墙壁都刷成红色了?”
“是的。”Mabel小心翼翼地回答道,“你不喜欢吗?”
“味道太大了,下次应该换一种油漆。”Dipper看向他的姐姐,女孩儿睁大了眼睛望着他,漂亮的碎光在她红宝石般的眼中闪烁。这种畏惧的神情也只使她更加可爱了。“你知道吗?那只鸟儿是蓝绿色的。它的尾羽是金的。叫起来像八音盒里流泻出的钢琴声一样美。我希望你也能看看它。”
Mabel用手把头发卷到耳边,她的毛衣和发尾也被染红了。她两只眼睛直直地望着少年,露出思考的神情,小房间里一阵沉默。不久她兴高采烈地对着Dipper点头:“美极了!哦天哪,如果我能亲眼见到就更好了!不过用这种方式也不错。”
Dipper揉了揉太阳穴,他显然还没有习惯自家姐姐对于他记忆的读取方式:“噢,是的。但能让你看到,我非常高兴。”
“谢谢你,Dipper。”Mabel回答,“谢谢你。”
“不要客气,my sis。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儿。”Dipper说,看了一眼手上的表,“但我不得不走了,我还有个会议。我希望你在这儿开心。我还会回来看你的。”
“好的,好的brobro。”Mabel站起来想要送他,被Dipper用手势阻止了。于是她站在原地转了个圈,头上的大蝴蝶结晃来晃去。“但愿能尽快见到你。”
“我会的。”Dipper把公文包夹在腋下,匆匆的离开了。
“你下次会给我带食物来吗?”Mabel站在窗边喊道,但没有回应。
“哦,我可怜的Dipper。他太匆忙了,什么都没听见。”Mabel见弟弟走远小声嘀咕道,转了个身离开了窗边。
-
“嗨,Mabel。我又来看你了。”Dipper打开门,探头朝房间里望去。Mabel穿着Dipper送给她的衣服,双手抱膝乖巧地坐在床上。望见Dipper她迅速扑了过去,给她的弟弟一个拥抱。
“很高兴你看起来很不错。”Dipper说,“最近状况还好吗?你把所有墙壁都刷成红色了。”
Mabel支支吾吾地犹豫了很久,才搂着Dipper的脖子小声地在他耳边说,“哦…这样我也许会好受些。你明白吗?买到这油漆对我来说已经非常艰难了。”
Dipper拍拍她的背,点头表示自己同意了。于是Mabel再一次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弟弟。
Dipper松开Mabel,拉住她坐到了床上。“它很适合你。”Dipper指着Mabel的毛衣。
“噢不,弟弟,”Mabel说,“实际上一点儿也不适合,不是吗?我是个坏家伙,可我身上却印着一个小天使呢?”
“谁敢说你是坏家伙?别这么说。我会把那些人赶跑,我已经不再是那个弱不禁风的小Dipper了…我能照顾你,Mabel。”Dipper挥动他的拳头,试图让Mabel看到他手臂上的肌肉。Mabel对她的弟弟露出一个笑容。
“你为我付出了太多了。Dipper。我…非常愧疚。”她低声说。窗外的风刮进来,吹起她红棕色的发丝,轻轻地拍在Dipper的脸上。油漆的气味影响着Mabel,Dipper伸出手把它抚开。
“不要愧疚,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儿。”Dipper再次说道。“我爱你,Mabel。我会治好你的。”
“你一定会的。”Mabel说。
而两人再次迎来了分别的时光。
-
“我跟她在一起的时候,让自己尽量什么都不想。”Dipper摇晃着手里的锥形瓶,头也不回的对他在学院认识的好友Andrew说。
“你姐姐这个能力简直是开挂,哥们儿。”Andrew走过来搭上他的肩膀。“去掉那个症状的话。”
一室沉默,Andrew转身用力拍了拍Dipper的脸,把少年的悲伤一拍而尽。Dipper给了对方肩膀一拳。“嘿,收收你那怪劲儿。这能力没给Mabel带来任何好事儿,我宁可不要她拥有。”
金发的少年耸肩表示自己也无可奈何。“你能治好你姐姐的。你不就是为这而来的吗?”他对Dipper说。
“是的,”Dipper转身投入研究,喃喃低语。“我能治好Mabel的。”
为了让Mabel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。
-
今天的会议结束的很早。
【该去看看Mabel了。】Dipper这么想着,脸上露出笑容。
  但今天的Mabel比任何一天都要反常。
“不要进来,Dipper。离开这里。”Mabel在门的那一边说。
Mabel锁了门。她很少这样做,上一次则是她第一次发现病情的时候,已经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了。
Dipper用拳头狠狠地砸着门板,祈求似的低吼:“Mabel…拜托了,开门。不要让你自己独自一人。好吗?”
Mabel没有回应,但屋内不断传出呜咽和啜泣声。
“我发病了。”Mabel说。
“我知道。”Dipper不再试图通过捶门进入房间。他把额头靠在门板上,刘海扬起,细微的木刺戳在他的胎记上。“Mabel,别让你一个人面对它,好吗?”
“不,Dipper。”Mabel低笑,但那声音听着难受极了。“不。让我撑一个晚上,明天一切都会好的。”
Dipper闭上眼睛,头靠着木板滑低,轻微的刺痛感一点一点的往深处蔓延。
“我最终还是没能治好你。”
Dipper说。
“我永远爱你,my bro。”
Mabel用沙哑的嗓子发出愉悦的声调。
“是我的错。Mab。”Dipper突然开始低声地哭泣。“我该拦着你,不是吗?我一直以为暂时性让你活着,我一定能赶在这一切结束前治好你。”
门的另一边,Mabel挣扎着爬向门边,如释重负地靠在门板上。“我要去一个好地方了,弟弟。我会做很多好事儿,大家都会和我一起玩儿。而且stan叔公一定会在那儿照顾我的…!别哭。”
“是的,Mabel。你会去到一个好地方去的。”Dipper重复。他用手拼命揉搓自己泛红的双眼。
“yep。”Mabel坐在另一边断断续续地哼起轻快的调子,“因为我穿着my dear bro送给我的安琪拉毛衣!它会带我去一个好地方的!”
他们隔着一堵狭窄的木板,说了一晚上的话。
直到Mabel停下来。
而Dipper知道,她再也发不出声音了。
Dipper其实并不擅长嚎啕大哭,这是头一回。
-
Dipper在收拾房间时,发现了Mabel留给他的信。
【hey!我亲爱的bro-bro。你看到这封信了吧?
首先,感谢你为我付出的一切。我其实一只能读到你对我的担心…我想这是最好的一点了。虽然这能力让我变成了一个嗜血的恶魔。
我希望在我离开以后,你能继续好好研究,好吗?也许我不是世界上唯一一个,所以别放弃!但记得做你喜欢做的事儿。从现在起为了Dipper活着,而不是Mabel。
我不想伤害任何人,Dipper,但每当我醒来,手上总是有洗不掉的红色的痕迹。嘿,怎么洗都洗不掉——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!但也许这样才能更好提醒自己。可是在我写下这封信地时候,任何提醒都已经无效了——我走到了尽头。
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在意识清醒的时候,不要再伤害你了。我已经犯下无数过错,这一次再也不能被它控制。哦,你放心,我这次想到了一个万全之策来束缚自己——你绝对想不到!虽然这办法自私极了。我害了所有人,所有留下来的人。我会去往地狱赎罪的。
最后,我永远爱你。my bro。我永远爱你。
你的姐姐。Mabel。】
-
“——这就是一切原因。我的姐姐也是食人症的患者,而她因此永远离开了我。所以今天能够站在这里,帮助所有患病的人,我是自豪的。感谢我的学院对我的大力支持。我将为了根除它赌上我的一生。”
“最后,Mabel,你看到我了吗?”
“我也永远爱你。”
-
*人类医学家dipx食人症患者mabel,stan已故设定
*为了治姐姐的病才学医的dip
*食人症设定为能够洞察人心,视其所想,副作用就是吃人啦…同时发病时会对人和血液的气味非常敏感。
*有疑问会在评论里补充,感谢阅读到这里!!